2014年05月21日

成都笔记(组诗)

草堂
 
一个棱角分明的男人
一个在命运的深渊上建造险峰的男人
在草堂,爱着熙攘的人群
那些饮食男女,那些观景者
那些与人间握手言和的子民
 
我无法把生活的逼仄和内心的绝望
一针见血地押住时代的韵脚
事实上,我也无法说清自己的身份
我想,我是时间的流浪儿
草堂,既非故园也非异乡
 
我爱泛黄的纸页上青绿出来的事物
也怜悯落花的人间,霜雪的留白
因我脚下有深厚的黑
因我怀揣着更多不得不缄默的日子
 
此时初冬,还有数不清的苍翠拥着草堂
随便指认一株笔直的古木,都有
蝴蝶一样叶子,飞走
我抓不住其中的任何一片,倚千诗碑而立
突然觉得,刚刚经过的一池枯荷
应是诗圣的悲悯
 

在武侯祠
 
春秋是行走的史册、史册是纸上的春秋
在武侯祠,游人看景儿,拍照
随手传递漂浮在表面的故事
 
我远兜远转,向苍苍的植物打探路径
并且始终觉得,越是接近一座塑像
越是分辨不出一把羽扇,指引风声
高处永远是冷的,哪一片青瓦不是苔痕葱郁着星斗
哪一颗星辰,不是悬在高处的眼神
一动不动地俯瞰着天地之间的行云流水
 
我承认:至今我也背不出《出师表》
我只能看到远景包围着刀刃一样的影子
影子里居住着更低的云和更高的树
 

从锦里到宽窄巷子
 
落日,沿着武侯祠的匾额往后退
从锦里到宽窄巷子
远灯近影虚胖起来
 
人间大事仿若青石路上反射出的光亮
踩在上面的人,只管走路
 
你眼里的落日是落日吗?
其实我想问的是:那些光亮是不是
头顶上的道路
 
好吧!我确实想在青砖黛瓦的四合院里
聊一会西蜀或少城
 

拜水都江偃
 
云给出了流淌的天空
都江堰给出了站立的江河
当游人如鸟,从四面八方飞来
又散到四面八方,消息就成了一根卧铁
想拦也拦不住的翅膀
 
有必要做一次逆向飞行
从宝瓶口飞到鲨鱼嘴,我侧身的姿势
如同途径的鸟儿无法深入都江堰的内心
我无法证明,相似的飞行
有别于旁观者的立场
唯一能做的,仅是不去用自己的局限比较
昂头或低眉的江水
 
只有比风云更早的抵达者,才能
让山势俯首,并忠实地传达岷江的思想——
水高,低于口口相传
水低,高于普天之下的堰体
 
 
青城山随想
 
香火沿着古老的植被
拔节,我沿着幽静的山路攀登
天空上落下的香灰
终会抹去一路上的脚步
 
“是山都得爬”。这句
从导游嘴里说出的话,如同
更幽静的路
更高的天空
 

成都,成都
 
安澜索桥,街边店的啤酒
我说不清热爱的究竟是上游的浪花
还是下游的沙石
我只是独自一人,把远行当作归途
我热爱异乡的方言
并在借来的山水里证明一条内河的忠贞
 
我是一个百病缠身,唯有
源头清澈的女人。如果我的泪水能让
我生命的岸更开阔、富饶一些
你是否认得,在异乡
我的眉眼、神情,都是蔚蓝的空气
蔚蓝的土地
蔚蓝的风
 
天地间,露水已白。在成都街头
我脚步匆匆,我不关心与人间有关的任何秘密
你牵着我的手,我甚至不去想最疼的诗
怎样跳上尘世的头顶
成都!成都!我甚至还没来及将一片木芙蓉
作成书签,保存于身体之外的心跳